<< 人 間 火 宅 >>  

          "有一個長者的家宅,廳堂樓閣已經朽壞,牆壁破落,柱根腐敗,棟樑傾危.屋宇周圍同時起猛火,焚燒舍宅.長者看見四面大火,心生驚怖,找到了可以安穩逃脫的大門."

        "但是,他那群年幼無知的孩子們,還在火宅內,悠然嬉戲,不驚不怖;雖然熱火逼身,痛苦難忍,但他們卻一點也不覺得厭患,無意逃出火宅."

        "眾生為生老病死憂悲苦惱所日夜燒煮,又為了追求五欲(色聲香味觸)而受種種苦楚.又因貪求執著,現世遭遇眾苦,或因惡業而在來世受地獄畜生餓鬼之苦.若幸運得生天界或人間,還是免不了生死及疾病貧困之苦,或愛別離冤憎會及求不得等,各種身體及心理精神上的苦惱."

        "眾生在三界(欲界,色界,無色界)浮沉輪迴,沈迷遊戲,竟然毫無知覺,不知恐懼,不求解脫;實在可憐啊!"

        以上是佛陀在<<妙法蓮華經>>中,對眾生在人間沈淪的心態描寫.作為六道眾生長者的佛陀,因覺悟世間無常,人命在呼吸間,三界猶如火宅,似無邊的苦海;毅然拋棄皇宮的榮華富貴,尋師訪道,六年在雪山苦修,找到了出離三界火宅的了生脫死大門.虔誠學佛者,必然會理智地篤信佛陀累劫,大慈大悲,捨身勤求的無上甚深微妙的佛法.佛陀在菩提樹下悟證了成佛之道,花了四十九年,講了三藏十二部近萬卷的佛經,就是為了契眾生不同的根機,或權或實,開示了種種方便適應眾生不同心態習氣的修行法門,目的就是要喚醒我輩猶在人間火宅內沉迷嬉戲的子女們,及早逃出"火宅"!

       可惜,正如阿難尊者在<<楞嚴經>>中感歎:"此諸眾生,去佛漸遠,邪師說法,如琲e沙!"<<圓覺經>>云:"末世眾生,去佛漸遠,賢聖隱伏,邪法增熾!"因此,學佛者一定要深入經藏,多聞薰習,善用擇法眼,從正統的佛經中,找出佛陀的教誨,信受奉行,切勿走入旁門左道,誤入邪師的墮落途徑,沈迷在"火宅"內!

       "佛法所最著重的,是契機與契理.契機,即是所說的法,要契合當時聽眾的根機,使他們能於佛法,起信解,得利益.契理,即所說的法,能契合徹底而究竟了義的.佛法要著重這二方面,才能適應時機,又契於佛法的真義.如專著重於契理,或不免要曲高和寡了!如專著重於應機,像一分學佛者,只講適應時代,而忽略了是否契合佛法的真義;這樣的適應,與佛法有什麼關係!"

       以上是印順導師在<<人間佛教緒言>>一文中,鼓勵學佛者應努力來宏揚"人間佛教",並且在<<佛在人間>>一書中,詳細發揮佛法與人生的密切關係.這是繼承太虛大師所提出的<<人生佛教>>,因為大師倡導人生佛教,一則對治當時中國佛教的末流,只重視一死二鬼,引出無邊流弊;所以大師為了糾正之,大力主張不重死而重生,不重鬼而重人.二則即人生而成佛,有了完善的人格,才能修持大乘菩薩行.或許是這些理論的引導,使佛教有今日普遍流傳,與其他宗教並駕齊驅的地位.

        從太虛大師的<<人生佛教>>,轉化成印順導師的<<人間佛教>>,蛻變成今日的<<人間淨土>>,似乎矯枉過正.一些佛教道場不但仿傚其他宗教的儀式及活動,甚至以各種文娛活動來吸引信眾.如果這種作風的目的是引導學佛者,應該從人世間做起,善盡人生的職責,依五戒十善來做個正人君子;然後才有資格去修行出世間了生死的法門.則不失為一種廣結善緣的善巧方便法門.可惜在過份強調入世的活動及世間福報的結果下,往往是無暇或忽略了出世間解脫生死的"徹底而究竟了義的佛法"!

        難怪佛陀在<<圓覺經>>中要感歎:"末世眾生,說病為法,是故名為可憐憫者.雖勤精進,增益諸病,是故不能入清淨覺."<<八大人覺經>>教導我們要時刻覺知:"世間無常,國土危脆.四大苦空,五陰無我.生滅變異,虛偽無主.心是惡源,形為罪藪.如是觀察,漸離生死."我們應如是修持,才能早日脫離<<人間火宅>>!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隆瑞述)